泽库县伟哥中文网

曲靖市社区

工作中的陈文艳。当事人供图

原标题:陈文艳:遇教育腐败将继续举报

“倔强的师者”,这是河北省遵化市第二中学化学教师陈文艳的微博名。过去的5年间,陈文艳先后经历了举报学校问题、被拘留、被判刑和改判无罪。记者见到陈文艳时,距她重返讲台已经整整5个月了。陈文艳说,尽管经历了这么多,确实很难,但以后如果再遇到教育腐败,她还会继续举报。     

做一个有良知的老师

自从站上三尺讲台那天起,陈文艳始终践行“做一个有良知的老师”,20年间,她曾10多次拿到唐山市优秀教师、遵化市优秀班主任等嘉奖,多次资助贫困生。从2010年起,因为不断举报学校中考体育成绩作弊、教育乱收费、教师职称评定作假等问题,陈文艳多次去北京和石家庄举报。遵化警方先后4次将她带回,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处以行政拘留。在一次做笔录时,陈文艳被民警打伤,坐了好长一段时间轮椅。

2014年6月3日,遵化市法院一审判决,认定陈文艳向接访的老师和维稳人员索要16900元,构成敲诈勒索罪,判处有期徒刑1年。陈文艳提起上诉。2015年9月4日,陈文艳终审改判无罪,重回三尺讲台。

陈文艳回到学校后得知,遵化市教育局查出了8名通过异地参评获得高级教师资格的教师,并予以取消职称。

“但是我对结论不服,是哪些领导帮助他们职称作弊的?只是简单取消异地评选就可以了吗?”陈文艳想深究下去。

由于忙着授课、看病等事情,陈文艳暂时没有申请国家赔偿。“与国家赔偿相比,我更看重的是相关部门给我一个说法。”陈文艳说,赔多少钱是小事,我希望对办案人员追责,并通过媒体向我公开道歉。

□对话

举报学校中考成绩作弊

京华时报:您是如何发现学校中考成绩作弊的?

陈文艳:我是在2010年中考成绩出来之后发现的,当时我是毕业班的班主任,中考成绩出来之后我发现悬殊特别大。有的学生平时成绩特别差,中考成绩却特别高,还有一些学生不是农村子女中考却加了10分。特别令我惊讶的是,同校的一个班级,平时成绩一直不怎么好,但中考居然一个班60多个人有20个考上了重点高中,3个上了自费的线,其中一些学生学习并不太好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其实,在这之前,体育加试的时候作弊行为就已经特别明显了。

我当时特别生气,就直接去找校长了,后来又去找了教育局局长,闹得特别不愉快,但是至今都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。

京华时报:“教师职称评定作假”是怎么回事?

陈文艳:那是在2011年我参评优秀教师时,当年我带的班级成绩从倒数第二升到了正数第三,但可能因为我一直举报中考作弊的事情,得罪了领导,优秀教师的评奖没有我。我就去找教育局反映,后来才发现,教育部门故意扣下部分农村老师的指标,然后“卖掉”,部分城市老师“送礼”给教育部门领导,顶替农村边远地区教师名额评职称。我在乡下教过书,农村很苦,职称评定的名额还被城市的学校占用,这不公平。

京华时报:您还发现了学校存在乱收费的问题?

陈文艳:是。2013年,学校让每个学生交1000多块钱作为资料费,但是有的学生家里特别贫困,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而且我发现让学生花冤枉钱的教辅资料,根本做不完都扔了。有一些教辅还是盗版的,里面的答案甚至都有错误。2013年学校月考过后,一个学生跟我说语文考试题他背下了教辅资料上的标准答案,但被判错了。后来我问了语文老师,老师说教辅上的答案本来就是错的。

从被判1年到无罪释放

京华时报:您举报学校问题这些年经历了什么?

陈文艳:2010年起,因为看不惯学校的中考体育成绩作弊、摊派盗版的辅导资料、乱收费、教师职称评定弄虚作假等问题,我开始向唐山、石家庄和北京举报。其间,遵化警方先后4次把我带回来,并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处以行政拘留。我记得特别深的是,2013年7月4日夜里,我在遵化市拘留所内配合做笔录时,被一名赵姓民警打伤,虽然事后拘留所给我赔礼道歉,并处理了涉事民警,但这次受伤让我坐了好长时间轮椅。

2013年7月,我去北京看病,其间继续信访。当时我在北医三院看病时,我们学校副校长给我1万元,说是给我看病的钱,另外还有一部分说是给我上访期间的交通费和住宿费,这些钱并不是我要的,而是他们主动垫付的。一审法院认定我在北京期间向接访我的老师和维稳人员索要了16900元人民币。2013年10月13日,我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遵化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2014年6月3日,遵化市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我构成敲诈勒索罪,判处有期徒刑1年。

2014年9月底,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我的案子,最后,中院以部分事实不清,要求重新调查取证,10月作出刑事裁定,发回遵化市人民法院重新审理。

京华时报:您什么时候拿到的无罪释放判决书?

陈文艳:我是2015年8月底,知道“无罪释放”的结果的,但是那时候我还没有领到判决书。直到9月4日,我一个人去了法院领判决书,当听到法官念到“陈文艳无罪释放”时,我的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。走出法院后,我首先打电话给我的养母,因为她也是一名教师,我告诉她我的判决书拿到了,无罪。我记得养母当时激动得语无伦次,说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,我就再说了一遍,她就在电话那头激动地说,“老天终于开眼了。”

京华时报:您申请国家赔偿了吗?

陈文艳:我在看守所落下了一身病,无罪释放后一直忙着看病,另外律师费也很高,所以没有申请国家赔偿。我想先把学教好,给学生、家长和社会一个交代,我要对得起我的良心。与国家赔偿相比,我更看重相关部门给我一个说法。在看守所羁押期间,很多人以为我真是因敲诈勒索进去的,说我“堕落”“白当老师了”,我的很多学生都知道这件事。现在我虽然无罪释放了,可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我是被冤枉的,我希望对办案人员追责,通过媒体向我公开道歉,告诉所有认识的人“我无罪”。

我不是唯利是图的老师

京华时报:举报学校的事对你造成了什么影响?

陈文艳:这件事对我对我们家都伤害太大了,在看守所期间我落下了寒症,只要一吹风,全身就疼,因此我也一直在看病。而且由于我举报的原因,没有照顾到家庭,双胞胎儿子也受到了很多委屈,2014年10月我还在看守所,身为警察的丈夫也很忙。二儿子从学校寝室的上铺摔了下来,导致腰间盘突出。现在老二每天都要扎针。我都不知偷偷流了多少眼泪,我对不起儿子。为孩子的事,我曾找过学校理论,但没有讨到结果。所以我就把两个孩子安置在外地上学。

京华时报:无罪释放后为何选择回原单位任教?

陈文艳:我被无罪释放后,学校领导曾经到我家里劝告我不要回学校教学了,在家好好治病,工资奖金照给我发。但我认为只有回学校继续教学才能证明我无罪,所以我坚持返回学校任教。我回来后同事们为我感到高兴,也有的同事劝我注意安全。我现在是一个毕业班的班主任,另外还教3个班的化学课。我平时一般都待在教室里,很少去办公室,尽量不和其他老师走太近,我怕连累他们,不想给同事添麻烦。

京华时报:您经历了这么多,以后有什么打算?

陈文艳: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我还是会坚持下去。我给学生传播的都是正能量,我想让大家看到,不是所有老师都变了!现在社会上有好多家长都认为老师唯利是图,可我不是那样!

京华时报:您认为理想的教育环境是什么样的?

陈文艳:至少我觉得在教育上应该公平一点,如果在教育上腐败了,那真的没有希望了。我希望教育公平,教育不能腐败,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,如果连受教育的权利都不公平的话,那老百姓可能就绝望了,社会上各种不公平、不公正又该如何解决?

京华时报记者 马金凤

曲靖市社区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